其一男人来自地球

…… 上一章

机械键盘 1


“古典”号空天两用商船,着陆,在低语之森。


“The running log…”女子叮嘱男人,“Please analyze it carefully. The
thing is too amazing.”

“OK,Wif.”男人说。

她看着他的Wif走出舱门,去履行所谓collect samples这一职务。

她接通古典号的控制台,再一次观望那份running
log——新闻搭载在电磁波上,直接涌向大脑皮层;大脑皮层向飞船的控制台反馈音信,

一如既往是以电磁波为唯一媒介——之所以能直接通过电磁波进行人机交互,是因为他的大脑中植入了T型转换芯片。

“航行日:第3842日

21时42分30秒,方向(256°48′,78°26′),探测到强引力源……”

Running log是用中文辅以阿拉伯数字及其它标志编制而成的。

“21时42分31秒,……”

……

“21时42分59秒,强动力源消失,警报解除……事件编号:A01;危险等级:五;……事件分析:该事件有关意况超出系统现有的逻辑库,不能解析……”

那三十秒到底发生了什么样事?人造的AI分析不出来。他,自诩为钟天地造化的周密人类,也是一头雾水。

他翘起人口,用大拇指摩挲着中指上戴着的青色指环。他精晓,指环里面,有一把剑。而那把剑……

“该事件有关景况超出自己的阅历和逻辑,不可能解析……”他自言自语喃喃。他,又比AI高尚在哪儿呢?

“Amazing! Amazing! Absofuckinglutely
mazing!”他接二连三自言自语,“Damn!”他笑了——至少,他还有心绪可以咒骂这该死的无人问津。

他站起来,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“妈的!好好的一盘游玩,差一点被毁了。还好,能够重载。”他说的是古典时代的詈词脏话,玩的是古典时代的电子游戏。

她坐在银色的五金椅上。他利用的输入设备,是形而上学键盘和光电鼠标那两样古董。游戏系统,通过投影输出图像,通过T型芯片,直接向脑内输出声音。

“Double
kill!”他怪叫一声。就好像,事情似乎那游戏一样,又再次回到了他的掌控之中。

……

“喂!都来上路推塔啊!”他对队友们说。其实,他大可不必说出声,只需默念即可。但,他仍兀自说出声来——那不是病,而是一种习惯,在长远的孤寂旅途中,为幸免语言能力下跌而养成的习惯。

“不行。我没蓝了,我得赶回补给。”中路回答。

“我在打野,状态糟糕。去了就是送啊。”另一个说。

“大家兄弟俩正在推下,上路太远去不断。”那是下路的回复。

“你们那帮B,又把自身做宝搞!”那句古典时代的口语,是她从AI的数据库中学到的。

——“你好啊!”——

其一声音,并非来自T芯片,而是是路过耳蜗传到大脑的。他能分辨出来。

追忆声音的源头,他的琢磨穿透脑壳、穿透舱壁,掠过飞船的监听系统,最后一定到一个模糊的女性形象上——“是Wif的嘲弄吧?”他说,“不,Wif的脾气,不会开那种玩笑。难道……”他的声响有一丝震颤。

在她的角色被敌方杀死从前,他按F9键暂停了娱乐。

“事到近日,还有哪些事是不可接受的啊?”他把双手插入头发中狠狠按压了两下,然后站了起来。

她接通飞船的监视系统,把飞船外部的情景投射到舱壁上。AI已经标注出来那么些包罗声音来源的画面。

那颗星球(?),或者说这些世界,动力加快度约为九点八牛顿每公斤,大气压强约为十万帕斯卡,空气中氧气约占百分之二十一、氮气约占百分之七十八……他又想起了那个由飞船自动测量所获取的数量。

三个世界的环境,如此的形似,相似的令人疑忌。那样中度相似的条件,即便也孕育出中度相似的生物,他也不会太过惊叹。不过,那么些声音——TA说的是中文……

“表面的巧合背后自然有所某种关联……”他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切换镜头,控制着镜头,放大,再推广,直到那么些声音主人的熏陶占据了整整墙壁。

天!他见状了什么样?玄而又玄的外星智慧生物?赤身裸体的女性人类?微笑着向飞船打招呼的外星土著?不不不,那须臾间,他以为温馨只看到了一种东西:美。

粗粗,怔了五秒,他才从那种冲击中过神来。

“Venus!”他情难自禁想起了神话中的古希腊共和国(The Republic of Greece)人民所开创的一位神祇。生活在新纪元他,并未见过关于那位神祇的原有艺术形象——但此时,他觉得,假使真有维纳斯,那么他便是了——她的形象,如此美好,是具现了的,他所向往的那种美好——浑然天成,不加雕饰,专属于古典时代的美。

这么的美好,是以人类女性的形象出现。“人类,钟天地之造化的人类……”

“大银蛋里面的想法啊,你是怎么事物?我想接触你。”

视听那种程度的长句子,他尤其确信,她说的是华语。“与其说那是巧合,我宁可信渺小的人类就是大自然的中坚。呵呵。”

“我不是事物。我是人。”他报告要好,“现在,我是来自地球联邦的大使。”

“她应该也是人,而且是女人。As a gentleman, I should be pretty polite to
a lady.”

“你稍等,我立时……立即出来见你。”他让声音通过飞船的广播系统发送出去。

“我不该光着身子和她会客。”他瞟了一眼自己胯间的“小飞船”,又继续自言自语,“我是文明人。”

她把键盘和鼠标收拾好,在舱壁上开辟墙洞,放进去。他通过T芯片管理房间内的贮藏系统,一分钟后,墙洞中伸出一个托盘,上边放着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子。木盒子里,是一套正装。

“二叔的衣衫。”他穿好服装,对镜自视。

“那样也不佳,太郑重了。就像……有些腼腆。”他把T恤脱下,又把领带解掉。

“我在他面前,应该展现得轻松自然一些。”他把掖进裤子里的半袖拔出来,又把领口的疙瘩解开一颗,“那样,脱起来也造福。”

“My godness,我来了。”


观点变换——“妖”的分割线。推荐BGM,1.漩涡;2.Earned
it
;3.


当他看看这几个暗银色的赫赫卵形物时,她登时反应过来,那颗巨蛋就是所谓的天外之物。

幻虚入实,她回心转意了与那世界的百分之百联系。

他提前张开嘴,张开身上的细小毛孔,做好了被气氛折磨的准备。空气,没有其余珍爱地,再一次把她的肉身肆虐蹂躏了一番。

“和正好的感觉几乎。”她想,“不同首要在于,那里的氛围味道不太好。”

她奋力呼吸了两口那污浊的气氛,赤足踏上了巨蛋周围被烧焦的土地。

“你好哎。”她用中文向巨蛋打招呼。她并不愿意着巨蛋也能用粤语回答他。她用中文招呼陌生物,只是因为他已习惯说国语。“连思考时都下发现地利用中文了啊。”她用普通话想。

万一,她从未接触过人类社会,那么尽管她在森林中捡到一块怀表,她也不会有太多惊奇——甚至,她也许认为怀表是某种植物的结晶。但明天,她有发现地把东西分为三种:天然的、人造的。

前方的暗银色巨蛋,很强烈,并不是地里长出来的,而是天上掉下来的——可能,巨蛋是在天空被“人”加工成那规范的;或者,在地上加工好,飞到天上,却又坠入了下去——似乎乌托比亚弦者们的飞船一样。可想而知,那东西被她就是“人”造物。

走得更近些,她果然在巨蛋里面发现了“人”的印痕——是思想啦!巨蛋的银壳可以屏蔽光波,却挡不住意念的波。

于是,她朝着巨蛋喊:“大银蛋里面的心劲啊,你是哪些事物?我想接触你。”

她自以为,那个措辞是相当就绪的。她不可以确定非凡思想的生命形态,故暂且以“东西”称之;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确定非常思想拥有什么种感觉器官,所以他说的是限量最广的“接触”。呃,假诺设想到更加心情不肯定能听懂中文,她认为,“妥当”的满分是一百分。

“你稍等,我当即……即刻出来见你。”

她得到了回答,以声波为大体载体、以中文为音讯媒介的答复。那评释:一、这一个心绪极有可能有近似人类的听觉器官和发声器官;二、TA懂中文,并且很可能曾在国语文化条件中生活过;三、TA认为,双方的学问/文明环境可能有较大差异——TA在发挥“在长期后实施某动作”这一抽象概念时,“顺口”而出的词是“马上”,随后改用了较少歧义的“立即”一词。

“我可真是聪明呐。”她想。

他在离巨蛋五米远的地点,来回走动,仰头观望着巨蛋外壳上的底细。但这一次,她并无法再总括出任何有效的信息。

“我是零星聪明的。”她想。

“嗡——”伴随着那声音,“蛋壳”裂开了一个创口。在他右边三米处,一块两米宽的五金板翘了四起,以水平方向的一端为轴,缓缓旋转,直至另一端触及地点。

她见到,这金属板上有一级一流的台阶,台阶表面是壬午革命的,棉毛质感。舷梯,她敏捷查看脑中的词典,找到了一个相呼应的词。

一双脚,更适合地讲,一双穿着粉色皮鞋的脚,出现在了舷梯顶端。

她把头仰的万丈,正雅观到那绿色脚尖。她斜向后退,仰望到垂直的黑裤缝,仰望到半插在裤袋里的手,仰望到亮眼的白半袖,仰望到透明的疙瘩,仰望到衣领遮掩的锁骨,仰望到圆润的下巴,仰望到翘起的唇,仰望到睫毛下的眼。风吹过,银色的毛发稍微飞扬,闪着光,有些眩目。

退到最终,她被石头绊到,跌坐在地上。

“你是人类,吧?”她问这一个正在微笑的老公。

“你以为吧?”他把手伸出口袋,一步步踏着阶梯往下走。

她认为,外形像人,不自然就是全人类,比如她要好。但,听她的语气,应该算是默许自己是人类了吗。

“你,来自天外?”她指着天空问她。

“嗯……算是吧。”

“天外还有为数不少像您一样的人类呢?他们也都说粤语吗?汉语,我指的就是我们正在说的语言。”

“对,对。现在换自己问您:你们的……部落,或者其余的群体,也都是说粤语的呢?关于你们语言的根源,有何神话吗?”

“部落?神话?”她以为,他把温馨正是野蛮人了。

“我不是野蛮人。不打听怎么着部落,也不打听哪些传说。”她说完后,觉得应该直接说“我不是人”更准确一点。可是,她又顾虑他一时不便驾驭,索性,就不校订了。

“抱歉,是自己唐突了。呃,在大家的学问里,文明程度较高的社会普遍都会用衣物遮蔽躯体——衣物,就是自身身上穿的那种事物。我没悟出,同样说中文,互相之间的学问差别会这么大。”

“不不不,你猜错了。那里的人类,仍旧穿衣物的。我不穿衣裳,是因为我习惯了裸露的意况。更深层次的原故,可能是因为自身没脸。”说到结尾,她回想了分外有教无类自己羞耻为啥物的男人。

“呃……不知羞耻……”他白皙的脸突然泛起红晕,“How should my 维纳斯 be a
bi…”嘀咕到一半,他冷不防捂住自己的嘴。片刻后,他又甩手了:“Whatever! She
is deaf to English after all, isn’t
she?”他又改用汉语说:“那么些……抱歉!我的故土有一种习惯,喜欢胡乱嘀咕以解决压力,在登高履危的时候——我是说,姑娘你,你长得实在太美了——I
want to fuck
you!你看,我又情难自禁胡言乱语了。你可相对不可以在意——作为文明人,我们应对各异文化的差别抱有最大程度的容纳——Ah,
I am just a tricking genius.”

她坐在地上,瞧着男人那略显滑稽的此举,听着这一套让她不明所以的理由,感觉非常奇怪。

“哎,那些fuck是什么意思啊?”她惊呆地问。这么些单词,老师没有教过她。

“Fuck?
FUCK!”他早已走下了舷梯,“我都说过了嘛,那是为解决压力而编造的胡扯,鬼才驾驭它是什么看头。Fuck,
fuck,
fuck,赏心悦目的姑娘,你只要有压力,也得以对自己说fuck。现在,我扶您起来?Still
sticking to the land, as you never never get hurt.You just want to
seduce me.You bitch goddness!”

您那么些婊子仙女——那应该是在骂自己的呢,她想,然而他不精晓她为何要骂自己。在他事先,有四个相公用那种侮辱性词语形容自己,一个是仁拓,另一个是龟三儿——前者,大致多是由于愤怒;后者,则是因为其性格邪淫。看这些男人,现在怎么也不像愤怒的样板——假设容易二分的话,哦,原来那也是个邪淫之人啊。

“好啊,你扶我起来。”她向孩子他爸伸出右手。

爱人没有彻底利索地直接拉住他伸在空中的手,把他拉起来。他半蹲了下去,左手捏住他的指尖,右手抓住他的单臂,往下捋,一贯捋到指尖才又划回去紧握住她的手掌。

固然那男人实在是个邪淫之人,讲真,她也并不会有一丝一毫在意。

现今,让她介怀的,是fuck那些单词的情趣。不能,天生的好奇心,她改不了。

“我刚好跌倒时摔到臀部了,疼,所以自己有压力,我要对您说fuck。Fuck, fuck
you!是如此吧?”她改变政策,不再正面发问,而是旁敲侧击。

“确是如此。”她看来,男人红着脸笑。

“你摸我的胳膊,摸的住户好舒服。”她也微微笑。

“你可别误会,我毫不是在占你方便。在自家的故园,习惯上都要这么抚摸女童,以发挥对其姣好的赞许,越雅观的女童,就相应摸的越久——那是基本礼节,文明人应该能包容那或多或少的。”说着,他当然甘休的手又活动起来,就像真的是在用抚摸表示他的表彰。

他一边保养,一边望着她看。她看来,他那水一般的双眼都好像沸腾起来了。她以为,他好像是一个饥辘奔波多日的旅者,看自己,就像在看一盘美味爽口的大餐。

他也甚嚣尘上地瞧着她看,看她清秀的眉眼,看他挺翘的鼻尖,看她的红口白牙,和抹着红晕的脸。她越看,越觉得那张脸似曾相识。像什么人吗?像她的静姐姐——是啊,丑能丑的怪异,但美好的面貌却总有一般的内蕴——如同椭圆趋近于圆。他是孩子他爹,却长着一张女生般美好的脸,那可正是有趣。

“Pray to the god, pray to my homeland: forgive me!forgive
me…”他一边珍爱,一边“胡言乱语”,念念有词。

“嘿,那小色痞。”她在心里笑,“没关系,固然神明和家乡父老都不宽容你,至少,表嫂我原谅你。”她自称为小妹,是因为他觉得眼前的人“幼稚”——想要就直言嘛,还拐弯抹角撒这么幼稚的弥天大谎——可是,她突然想到,借使自己实在听不懂意国语,说不定还真会信了她这套说辞——毕竟,自己唯有的像个男女!

但全球的事,有时就是那样巧:她说普通话,他也说中文;她会英文,他竟想用英文糊弄他。于是,他所谓天才般的trick在他眼里就成为了少儿的恶劣把戏。

就在刚刚,她把全体都想领悟了——漫漫旅途,用自言自语来对抗孤独失语——她又遇到了一个旅者。顺带着,她也能想知道,fuck的大概意思。那是一个动词,其含义和肃水表嫂给自己执教过的越发上下结构的粤语字大概相近。

机械键盘,一旦一般人,发现人家心怀不轨后,总要或抗争、或规避。但她不是相似人,哦,抱歉,她不是人。她不仅不躲,还饶有兴味地要对那心怀不轨地男人奉陪到底——真的是奉、陪,她早已办好献身的预备了。

“小表哥。”她莞尔着说话,“我再过几天就十六岁了,你呢?我看你也不会超越二十吧?”那嘴里跑起谎来,也是没边儿——一千年前,她对她的惭风二妹也说“再过三天我就十六岁了”。

“呃,我……十八岁。你该叫我哥,把‘小’字去掉。Fuck! you will know how big I
am right away.”男人的手,甚至早已揉到了他的腋下。

“嘤嘤呵!”她笑着把腋窝中的手推下去,“小二弟,你们那儿有没有吻女人以象征歌唱的仪式?”

“有。”那回答的速度,大致是冥思苦索。

“你想吻自己?”她多少撅嘴,诘问。

“呃,你别误会。我不是很是意思。在自我的邻里,真的有那个礼节,吻手礼。”红着脸解释完,他又初叶“胡言乱语”,“Damn.
Why? Why? Why do she suddently ask this?马萨卡……”

终极的格外词,是霓虹文吗?她想,那戏剧性,还真是多啊。

“你也别误会。”她笑出声,“我如此问你,是因为我们那边就有吻女生的礼节——你到了大家的界线,当然也要行大家的礼啊。巧的是,和你们一样,大家也有吻手礼——你可以浅浅地……吻我的手指头。”

“我所知的吻手礼,是吻手背的。”

只是你那显明是在舔啊,她在心里笑。

“从手背吻到指尖,把两地的典礼都行四回。向您致以高雅的爱抚,美丽的姑娘。”最终,这个人仍然还轻轻吮吸她的中指指尖。

“但你可分晓,在大家这边,倘若要表明对女人最高尚的敬服,不过要半跪下,行吻足礼的。”她又在撒谎了,撒的很欢。

他把绷紧的裸足翘到她前边:“吻我的脚尖,愿意吗?”

脚踝,被掀起了。他单膝跪地,双手捧着他纤美的脚,俯身,红唇轻点他的足尖:“乐意之至。”

“Girl, you earned it. Cause girl you’re worth it!”

她的足背被他抚摸,她的脚心被她揉捏。

“Fuck,
fuck!好痒好舒服啊。”她娇笑着乱晃,“呀,屁股又被硌到了。好疼哦!Fuck.你能帮自己揉揉吗?”

“乐意、之、至!”

他反转身体,趴在地上,微微撅起屁股,等待着他的动作。

但一下子,他竟从未任何动作。

他扭头,看到老公单膝跪在地上,原本白皙的脸蛋儿完全涨红了。那种表情、那种眼神、那种神态——她接近能感受到在她的肉身里,有哪些在翻滚,有何样在翻涌——沸腾翻涌,盈满了,又一而再往上冲——然后,鼻孔,流血了。

“你流血了!”她很吃惊,脖子喷血的光景他见得多了,但鼻子出血的情景她照旧第一遍遭逢,“怎么回事?要不急急?”

“不为难。”他顶着唇上两道红,说。

他用手把血擦掉,又轻轻地吸了两下鼻子,血止住了。

她延续说:“在自家的桑梓,一个男人,对女性的姿容所能表明的参天敬意,差不多莫过于此了。以此叫好你的眉眼,美观的姑娘。”

“小二弟,你先扶我起来呢。”她又翻身坐起。

“把‘小’字去掉。”他站起来,绕到她侧后方。

他用左手掐着她的腰,右手穿过他腋下把他扶了起来——当然,在扶的还要,他的右边还抚到了她的胸乳。

“小三哥,那也是一种礼节吗?”

“并不是。那是扶您起来的正经动作。”他的右侧已经猖獗地抓着他的胸部揉弄,“Oh,
Fuck. So…sof…fuckt!”

“嘤~标准?”

“嗯,我的正规化。”

哎,那小色痞,胆子变大了啊,她暗笑,小姨子我奉、陪……

“二哥,fuck这些词你都胡言乱语好多词了。它到底是如何看头呢?我是想问,你都在曾几何时乱说那么些词啊?”她故作懵懂地问。

“到底什么意思,我也不知底呀。反正是胡言乱语么。说它的时候,大致,我的心田在想着某位异性。That
is…Use my cock to insert into your pussy!”

“公鸡大战猫咪。嘿嘿,斯拉维尼亚语可真有意思。”她盘算,“老师肯定也精通那些意义吧。但是他甚至不教我——哼,怕什么嘛!怕我的小猫咪吃掉她的大公鸡吗?不会的啦!您是弦者,你的公鸡与一百七只猫咪合作过,她们是多种颜色、三种语言、二十七种文明。你那么厉害,身经百战呵。但怎么,你就是怕和本身做啊?”

越想,她越痒;越痒,她越想——都是因为相当男人!

“给自身!”她吸引小二哥的大兄弟。

“呃!……什么?”他吃了一惊。

“给你!”她要用自己的肉身,给这一身的旅者一点慰藉。也终于给自己,么?

“我没听清楚。”

“Fuck me!”


目录 第一章(中)

相关文章